close

一個在股市賺了11年的老師傅卻全敗在不停損的期指:


我說的那個師傅,是真實的人物,你們大家應該都會有興致想聽,為何他是股市老師傅,且在股市賺了11年,會讓期指在22分鐘時間內終結他。


時間點:


在1999年夏季(民國八十八年五~六月),與現在一樣熱的天氣,六七個人圍繞在師傅旁吱吱喳喳,左一聲師傅,右一聲師傅的畢恭畢敬的在看盤室問候與奉上香菸、茶水或者有需要跑腿之事。


師傅、師傅,還有哪些明牌,師傅說,還有一堆不要心急,喔!~~瞭解,不敢對師傅所說的有所不敬或者做出什麼動作讓他分心之舉動或聲響或不聽他的建議進出,他說什麼就照做。


師傅他,一路從當時的過完農曆年開始,精準搭上電子股的行情,讓我這些剛踏入股市沒多久的我與其他同夥,獲得好處,非常多的好處,也好生羨慕,我私底下想,什麼時候有他這樣的功力,會看盤會寫一些神奇又精準的指標,還會利用當時的「錢塘潮大師軟體」寫找飆股的一堆,當時看得眼花瞭亂的密密碼碼條件搜尋,找到的股票,都會賺錢。有的如果追慢一點,會在當天氣結,因為隔天必定是上漲或者乾脆一個「價」,一開盤就收盤的紅咚咚的掛在電視牆的某一位置上。


大家都很爽,一路上嘻嘻哈哈數鈔票或按下電算機的計算「做多」電子股還未有賣出的已有多少獲利,好時光一直演進,不知不覺六月底結束,還記得當時有人提議去歡樂一晚慶祝又是一個月的豐收,我沒去,聽說要去有「粉味的」,我有「妻管嚴」,不去。


人在歡樂中連續數月的獲利,最容易盤算以後更美好的未來,「風暴」卻以靜悄悄的來臨在身旁的老早佇立,師傅沒發覺,我們這些不懂股市的更不會發掘(當時的我很菜,與嫩到如同現在的新手一樣,連KD是什麼都還搞不清楚),全部都說好,下個月繼續跟師傅。


此時的師傅已在嘗試新的股市新鮮貨品,不到兩年的金融商品,『期指』,當時的「期指」是什玩意,我不懂,師傅有提議大家集資一起進入「期指」,「期指」當時的保證金多少我不知,手續費一口是好幾千的手續費,聽師傅說,是一種更高的股市博擊,賺錢速度更快與加速,聽了令人血脈噴張,需要集結的資金也大,全部金額最少要千萬起跳。


千萬起跳的集資必定每人都會有一定的基本額度起跳,這不行,家中的二老,必定不同意拿一個單位50萬現金,去做所謂「期指」,另一半一定會更難纏,必會問東問西,必問什麼事業需要一個單位要50萬資金起跳,還要交給別人經手下單。


想想,還是乖乖的,家中那三口我可應付不來,後來沒去參加師傅的「期指」遊戲,師傅也不強求,願意就來,不願意不勉強,隨人喜歡,這是他的做事風格。


師傅的期指在六月份時,有夠亮麗的,閃閃發亮的績效,但下的單量不高,我們這些跟班的,看到那閃亮亮的績效單,那一個不心癢,在當時還想偷偷的弄一口基本50萬單位去跟師傅一起賺「期指」高利潤的錢,礙於家中的會反對聲浪不敢跟,自己心中卻在盤算,要等接下來的師傅在未來七月份的成績績效去證明與說服家中反對力量。


就是在六月份,期指也太順了,順勢下太好賺了,師傅開始規劃下一步的操作,每個有加入的,都期盼在七月份也有如同六月份一樣的期指績效或者有一半也可以,師傅在這六月份吃到期指甜頭,野心大了起來,也確實說服向他學習或者向他問有哪些好康A,是籌到一筆資金,有錢是英雄膽量也會大,加上師傅股市功力不錯,準備再創業績。


1999年7月,月初大盤漲不太動了,做多資金也進去了,有人開始問師傅,這盤勢為何都不漲,師傅說,這是整理盤,正常,不要在意,還會繼續向前走。


我又不懂股市(在當時),聽這樣說,這樣是正常喔!也不多加懷疑,但是………..,握在手中一些還未出脫的股票在七月份一開頭有的開始回頭,這點周遭的人已開始有人疑問了,師傅說,還好,還是不要緊張,師傅說話了,誰敢不聽從,雖然師傅不是倚老賣老或者是什麼權威人士,到底在當時他比我們更懂股市。


沒多久時間,已有山雨欲來風滿樓之感,當時只是覺得不對勁,但又不知哪裡不對勁,沒多久……………………………..,爆發了「兩國論」事件。


師傅還不錯,起跌兩天之內,說,手中握有的,一概不計價有可出,全出場。一群人在股市中,當天開始奪門而逃。


但是…………………….,師傅手中的期指已虧損累累,他捨不得砍,怕對不起一起相信他的人與資金已虧損500多萬以上(已虧損接近1/4的全部資金),人很奇怪,師傅明明看的懂盤勢對他極不利,你想,他會叫我們全部先出場,是不是很瞭解盤勢。


就因為在起跌的兩天沒有做立即停損執行與研判上應該不會如此快速應該會有一兩日反彈,到時再做減碼,以減少損失為主,因為有些錢不是屬於他個人,是團隊的,是相信他的所有相關伙伴。


人算不如天算,連四天的從破平台開始四天狂殺650點左右,損失更加擴大。


師傅,開始有點亂了,第五天一根期指十字線,沒破低點,師傅臉色的凝重,減緩不少,我們周遭的已經沒人敢開口在問東問西了,全部在看盤室裡,不再有任何聲音的死寂,靜悄悄的不敢有任何大動作或喘息聲影響到師傅。


師傅在盤算什麼不知,只見他的看盤軟體上,多了數道橫線在沒有價格上的往右延伸,類似一塊塊如規格化的木板訂在上頭。(當時不懂,現在當然懂,就是經常在說的「頸線」)。


期指第五日的日線十字線隔天,盤勢殺得更凶了,開盤還好,不一會功夫,慣殺下去,師傅他,看著台積電在盤中還支撐的很好,於是他以畫在圖上的支撐,一路低接攤平,加上他認為跌夠了,這跌夠了的念頭一萌生,完了,將資金全投入做攤平,並利用期指槓桿特性擴展到信用的極限額度做期指投資。


台積電,當時受不了大盤的幾乎全盤墨綠,突然間倒地不撐,直奔跌停。


台積電跌停鎖住,如骨牌一樣,一檔一檔原先還有撐的,應聲倒!


當時期指股價快速向下,如同今日的盤勢一樣,最低收盤。很紮實的收在最低 7468 ,一根長長的算是實體黑K就留在技術分析圖表上。


師傅當時的計算,全部資金就算是在差的走勢,連同他的資金共數千萬,應該會熬過去這場風暴。


最後的這致命性的離收盤前22分鐘走勢的加碼投資與幾乎將所有剩餘的全投入,已在注定,我們這一群人,只要有「加入」這場期指遊戲的,即將要黯然神傷的將因這場因為前方太容易賺錢的輕忽盤勢心態+擴大信用的惡果,即將實現。


1999/07/17,一開盤,跳出數據了,所有的人,剎那間的超凝重氣息,全無絲毫的笑容與個個鐵青的臉色,在原先就以有點昏暗的日光燈照射下,更凸顯每個人臉上的難堪光源在折射,師傅在開盤前已是坐立不安極度焦躁,盤勢一開,接下來的「場面」已經不用說了,電話另一頭立即來電,當時那天天在聽的電話聲「響」,突然間變的有如來自地獄傳來的聲音一樣的恐怖。


電話另一頭說道,李先生,你的期指因電腦設定保證金制度達臨界,已遭電腦全部斷頭在某某位置。另不足額的部分,會另寄資料給你過目。


師傅當日,寂寞一人頭很低,眼神充滿萬般無助,獨自緩緩步出陪伴他多年的「看盤室」,數星期之後,世間上好似沒有過「師傅」這人存在過一樣,蒸發不見了。


後來還是有聽到他的消息,好落魄!


前方數月一路過順,一時心態調整不過來,一時警戒心的失去警戒,慌了腳步的投資,造就一個股市高手從此殞落消失在股期市中。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獨孤求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