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經濟是否衰退?新興市場後市如何?人民幣是否升值?索羅斯在新書中有精闢的分析。本文轉載自商業週刊1081期


美國利用位於全球金融體系中心的地位,以及對國際外匯存底貨幣的控制,進行的信用擴張長達六十年,但目前已經結束了。

不過,沒有理由預測全球的信用緊縮,或經濟衰退會長期持續,因為有抵消的力量在運作。中國、印度及一些產油國正在經歷生氣勃勃的發展,可能不會受到美國金融危機與經濟衰退的大幅影響。美國經濟衰退,中國、印度及產油國家經濟卻展現韌性,將強化美國權力與影響力的衰落。

歐美》美國衰退、美元再見 歐元過度升值,不利歐洲經濟

全球大部分的貨幣儲備是在美國政府公債,未來將轉成不動產,這會強化及展延目前的原物料榮景,創造通貨膨脹的壓力。

美元到目前為止都是普遍使用的外匯存底貨幣,但未來這個地位正在減弱,將產生深遠的政治影響;同時,現行的全球秩序將有崩盤的疑雲。

全世界持有美元的意願已經動搖,到處都是美元持有者急著分散幣別。主要的替代選擇貨幣是歐元,雖然歐元價格已經衝高到無法持續的水準,但仍然有升值的壓力。

人民幣升值幅度低於歐元,已經在中國與歐洲之間創造出劇烈的貿易摩擦,必須要有一些讓步。我相信,人民幣將獲准以更快的速度升值。支撐人民幣的升值走勢最重要的是,保護主義的威脅先出現在美國,現在出現在歐洲。

貨幣升值有助於緩和鉅額貿易盈餘的刺激,同樣也有助於緩和價格的膨脹,畢竟通膨在中國已經成為問題。通膨主要受到進口燃料與食物的成本所推升,因此貨幣升值是最直接的處方。

在過去,農業部門反對人民幣升值。隨著食物價格上揚,這樣的阻力應該會比較輕。這些都是就好處來說。但人民幣升值後,也會造成還無法被正確理解的問題。

中國的問題在於,資本的實質成本已經為負值,貨幣加速升值會讓負值更嚴重。這樣就會造成資產泡沫,而且過程已經在進行中。這個泡沫仍在初期階段,但可能很難避免之後會爆發的金融危機。


歐洲受到的衝擊很可能與美國差不多。西班牙有本身的不動產泡沫,英國的倫敦則是金融中心,這兩個可能更容易受傷害。歐洲的銀行退休基金也會受波及,因為資產中的美國銀行股價值可疑,歐元及英鎊過度升值將傷害歐洲經濟;日本經濟表現也很差。

傳統的智慧告訴我們,美國打噴嚏時,全球其他地區都會感冒。這句話曾經是對的,但現在再也不是了。

中國》將安度眼前金融危機 但負實質利率正加速資產泡沫

中國正面臨劇烈的結構轉型,由負實質利率所產生的資產泡沫正加速這個過程。國營企業正轉移到私人手中,管理階層通常面臨很大的風險。有技巧的經理人以前通常是在一旁賺錢,現在他們發現,替自己管理的公司賺錢更有優勢,何況公司越來越屬於自己。在上海證交所掛牌上市的企業依傳統的算法(以未來一年的獲利來說,本益比超過四十倍),表面上可能太貴,但管理階層的動機改變時,外表可能會騙人。

毫無疑問,泡沫正在形成,但仍在初期階段,而且強大的勢力仍在推升泡沫。經濟菁英急著把他們目前享有的高位轉成擁有權或房地產,好傳給繼承人。有一長串公司的經理人急著去除國營身分,他們不希望這個過程中斷。

經濟的結構轉型會更鮮明,虧損的國營企業多少會消失,我稱為超級國營企業——這些企業是從國營企業分割出來,經營良好,從母集團吸收額外的資產,股價因此貴得有道理——將成為市場的主要特色。

就我的判斷,中國將會安然度過眼前這波金融危機及其後的經濟衰退,並且獲得相對不錯的實力。

印度》內有儲蓄、外有油元支撐 基礎建設起跑,經濟遠景值得壓寶

從投資的觀點來看,我對印度比對中國的印象更為深刻,因為印度是民主法治國家;此外,就技術上來說,投資印度比投資中國更容易。


資訊科技外包是觸媒,成長驚人。二○○七年在全球該產業新增的工作中,印度就占了一半以上;但即使到今日,這個產業所占的就業人口比重還不到一%。這個產業已經過了獲利的高峰期,合格的勞工短缺,利潤率受到貨幣升值所衝擊。不過,這個產業的動能已經傳播到經濟的其他層面。

印度的基礎建設遠遠落後中國,但基礎建設投資卻開始加速成長,受惠於國內的儲蓄,也受惠於來自波斯灣油產國的資金流入,畢竟有許多印度人在當地工作。基於這些現象,我預期印度經濟會有出色的表現,但股市在搶眼的報酬率之後,將進行修正。

波灣國》主權基金成國際金融要角 未來可能主宰煉油、化工及重工產業

全球經濟的另外一個強勁成長力道,將來自於中東的某些產油國家。這些國家以驚人的速度累積外匯存底,這些國家急著分散存底到美元債券以外的資產,都成立了主權財富基金,其資產快速成長。

波斯灣國家決定投資在發展自己的經濟,善用本身的廉價能源,興建煉油廠、化工廠、煉鋁廠及其他重工業,要不是勞力及設備不足,否則速度會更快。這些國家具備競爭優勢,很可能成為相關產業的主宰力量。

阿布達比決定成立一個與杜拜相媲美的大城。阿布達比擁有一兆美元的存底,人口達一百六十萬人(其中八成是外來人口),有能力做得到。

主權財富基金成為國際金融體系的重要參與者,目前的規模估計約二.五兆美元,而且迅速增加。主權財富基金已投資二百八十六.五億美元到有困難的金融機構,中國已投資五十億美元在非洲。

主權財富基金很可能成為最後的貸方與投資人,就像日本在一九八七年股市崩盤後想扮演的角色一樣。

但主權財富基金的投資項目比日本當年更分散,而且可能繼續採取分散策略。如果不是發生金融危機,這些主權財富基金不會如此受到西方世界所歡迎。


這樣一來,更會加強開發中國家的正面表現。除非受到保護主義措施所預防,否則主權財富基金也可能成為美國經濟的重大關係人。

全球經濟趨緩是否會演變成全球衰退,這是值得公開討論的問題。不過,我們可以用相當程度的確定性來預測,開發中世界會比已開發世界好很多。當在原物料生產的投資形成產能過剩時,很可能導致最後的逆轉。

在二○○七年,做多新興市場,與放空已開發世界,是獲利不錯的投資策略;在二○○八年這個策略仍會奏效,但重點要從淨做多大幅轉移到淨放空。

我的二○○八年投資策略:放空美國與歐洲股票、美國十年期公債及美元;做多中國、印度及波斯灣國家股市、非美元貨幣。


獨孤求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