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園田居


少無適俗韻,性本愛丘山。誤落塵網中,一去三十年。
羈鳥戀舊林,池魚思故淵。開荒南野際,守拙歸園田。
方宅十餘畝,草屋八九間。榆柳蔭後簷,桃李羅堂前。
曖曖遠人村,依依墟裏煙。狗吠深巷中,雞鳴桑樹巔。
戶庭無塵雜,虛室有餘閑。久在樊籠裏,複得返自然。


野外罕人事,窮巷寡輪鞅。白日掩荊扉,虛室絕塵想。
時複墟曲中,披草共來往。相見無雜言,但道桑麻長。
桑麻日已長,我土日已廣。常恐霜霰至,零落同草莽。


種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晨興理荒穢,帶月荷鋤歸。
道狹草木長,夕露沾我衣。衣沾不足惜,但使願無違。


久去山澤遊,浪莽林野娛。試攜子侄輩,披榛步荒墟。
徘徊邱壟間,依依昔人居。井灶有遺處,桑竹殘朽株。
借問采薪者,此人皆焉如。薪者向我言:死沒無複餘。
一世異朝市,此語真不虛。人生似幻化,終當歸空無。


悵恨獨策還,崎嶇曆榛曲。山澗清且淺,遇以濯我足。
漉我新熟酒,只雞招近局。日入室中暗,荊薪代明燭,
歡來苦夕短,已複至天旭。


陶淵明


 


 


 


這段「道狹草木長,夕露沾我衣。衣沾不足惜,但使願無違。」


每次看,都覺得寫得真好!

    全站熱搜

    獨孤求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