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劫貧濟富我嘴巴說說沒強有力的證據 , 參考別人花心血寫的文章吧


高血壓、孕婦、脾氣大者不要看,有礙身體健康


 





10年來 稅都白繳了


策畫執筆:呂紹煒、陳鳳英、唐玉麟、王莫昀、劉宗志、林弓義、簡東源、洪祥和、吳南山


曾經,甚至現在,你都有一個夢─可以不繳稅。而如果,這一切都沒有發生,你知道嗎,我們可以七年不繳稅,或是,甚至超過十年不繳稅。但,這個夢,十多年來,在種種錯誤政策、圖利少數特定人士的減稅方案、及政客政治利益導向的資源分配中,夢碎了;我們的國家,被偷竊了!









「竊鉤者誅,竊國者侯」,但,換個角度看,也只有那些有權有勢的「侯者」才能竊國。小至一個數億到數十億元的公共建設、大一點到影響數百億元國庫的政策,甚至影響上千億稅收政策,政客們就這樣一點一滴的,從國庫偷竊了我們繳交的稅金。

金融處處黑洞 人民被迫埋單

核四停建決策,讓國庫直接增加五百億元以上支出,加計因核四延後運轉,以火力發電增加的支出,國庫整體流失了二三九三到四千億元;表面上照顧庶民、實質劫貧濟富的油電補貼政策,短短三、四年,偷走了一六三○億。

十多年來,官商勾結、裙帶資本主義,造成金融大黑洞,全民被迫埋單。給這些問題企業紓困,但,最後還是成為呆帳。這些借錢給問題企業的銀行,九成是公營行庫。如果沒有呆帳,這些打呆金額原本該化身為盈餘回歸國庫。這麼幾年,公營行庫就花了八千億元打呆。

成立金融重建基金,承接破產金融單位、調降金融業營業稅供其消化呆帳…。這些花費,又偷走了六千多億元。縱然說政府有責任挽救金融業的流動性危機,但,試問:何以致之?金融監理的不彰與疏失、政商關係決定的紓困,政府與官員難道不用負責嗎?

上下交相浪費 貪瀆層出不窮

去年台灣的個人綜合所得稅收三三四三億元,八十六年是二○六二億元,十年平均值二四九八億元;因此,如果這一切未發生,你可以七年多不繳稅!

至於每年預算在五千到八千億元之譜的公共建設投資,更是一個隱形、難以估算的黑洞。各地林立的「選舉機場」、蚊子館、三步一漁港的離島建設、過度華麗的法院與政府機關…,都說明了有多少資源被浪費、被虛擲;而上至部會政務官、立委,下至鄉鎮地方首長及公務員,牽扯的貪瀆司法案件之多,更讓人難以想像國庫被偷竊的金額,更甭談計算了。

民進黨執政前曾批評國民黨,每年至少A走公共建設一成以上的經費,算算是七百億元左右;民進黨執政七年了,貪瀆案與浪費程度,就算未「青出於藍」,但至少是「前後輝映,不遑多讓」。這筆錢,也是五千到七千億元以上。

選舉大開支票 卻又不敢加稅

而長達四十多年、對企業的租稅優惠減免,其功過與效益固然各界爭議不休,難有定論,但,可以確定的是它造成租稅的大量流失;從早期的獎勵投資條例,到今日的促進產業升級條例,前者減免企業五千三百多億元的稅,後者也減免了四千五百億元以上。

給予產業的租稅優惠,有一定期限,條例也有落日時間;現在政府規劃取消產業的租稅優惠,但相應條件卻是讓企業繳交的營所稅率由廿五%,大幅降到十七.五%。官員說,用促產條例落日換降稅,稅收幾乎不減少,低稅可提升競爭力;但,租稅優惠有結束到期的時候,稅率調降後卻永遠不會再調升。

政客伸入口袋 人民怎能甘心

如果這一切、一切都不發生,你可以超過十年不繳稅!

十年來,那些政客,不但不斷從國庫偷竊,為了選票,更大開支票,又不敢加稅,那錢從哪裡來?就借吧!中央政府債務未償餘額,從八十六年一兆三千八百多億飆高到今年的三兆八千七百多億元。這債,遲早要還的。

馬克吐溫說:「今天我看到了一個奇景,竟然有一名政客,把手伸進自己的口袋。」是的,台灣沒有這種奇景,咱們的政客永遠把手伸進你我的口袋,從國庫不斷偷竊。而,竟然,他們還要我們感謝他、支持他哩!

你,甘心嗎?



近10年 每人增加11萬負債


本報訊


選舉烽火連年燒遍全台,面對明年將改朝換代的超級選舉,朝野政黨殺紅了眼,為搶選票,無所不用其極,由陳水扁總統以降,左手加碼提高各項福利津貼,右手釋放減稅利多。國家財政大失血,近十年來債台高築,平均每人增加負債十一萬元,民調更顯示已有五三%的民眾擔心財政破產。

稅收雖超徵 債務卻有增無減





過去十年,台灣政局以前所未見的速度重組更迭,債務也如滾雪球般越滾越大。據財政部統計,中央政府累計的未償債務總額由八七年的一.三七兆,至今年八月初已快速攀升到三.八七兆的新高;如加上地方政府債務餘額,就達四兆四七七四億元。中央政府債務未償餘額佔GNP比例,由一三.八五%銳增到三一.○四%,暴增逾一倍。即使這兩年政府稅收都有超徵,債務卻有增無減,引來國際信評機構頻頻示警。

如果不計地方政府六千多億元的負債,單中央政府債務,每個人平均為政府背負的負債金額,七十六年時只有四千多元,八十年破萬到一萬二千多元,八十六年接近六萬元,接著十年就「勢如破竹」,一路提高到現在的近十七萬元。而此債務增加的速度,正與台灣政局進入政黨競爭白熱化、政客爭相「搞肉桶」完全契合。

前財政部次長、中信證董事長陳沖直言,各級政府債務飛快成長的趨勢「蠻可怕的」,趨勢背後領導人透露的心態更讓國家置於險地,「政府若對債務增加的速度缺乏警覺,以為還可以大肆揮霍浪費的話,這種心態不改就很危險」。

與民國八十九年底,約二兆七千餘億元的水位相比,台灣政府債務大幅增加一兆七千餘億元。國內財政日益惡化,政大財研所教授曾巨威直言,問題出在「國家財政收入與支出面都出了狀況」。

鈔票換選票 大慷國庫之慨

以收入面而言,曾巨威指出,在政治選舉效應下,政治人物慷國庫之慨,開出逾千億的減稅支票,但近半世紀以來,立院僅在去年通過「最低稅負制」,為國庫每年增加約一六○億的微薄稅收;再論支出面,隨社會結構轉型,社福支出倍數成長,加上政府花錢無效率,如蚊子館、蚊子機場等到處林立,在在都讓國家財政雪上加霜。

伴隨民主化近程開展,國內幾乎年年有選舉,朝野政黨慷國庫之慨,連年炒作津貼議題,財政也隨之惡化。從台灣首屆總統大選登場後,李登輝勝選後先實施兩稅合一,繼而大幅降低金融業營業稅,稅源自此開始逐年縮減。不分藍綠,朝野有志一同,競相加入「鈔票換選票」的賽局。

國庫困窘,負責財政調度的官員,幾乎已無計可施。張俊雄首次組閣時,主計長林全面對各黨伸手要錢,直言「要錢沒有,要命一條」;蘇貞昌內閣期間,阿扁一聲令下「老農津貼」要加碼,連行事一向保守的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馬英九,也表態支持提高敬老津貼,行政院副院長蔡英文一度動念要加入「抗稅」行列。

政府債台高築,國民租稅負擔率僅僅一三.一%,遠遠落後美、日、韓的近三十%,民眾稅賦似乎非常輕;但事實上有限的稅收中高達七、八成是來自受薪階級。在簡錫?儭馴l下,成軍三年的泛紫聯盟窮追猛打稅制不公,是催生最低稅負制的幕後功臣。

曾參與泛紫運作的智障者家長總會孫一信副秘書長抨擊,現行稅制下,薪資所得「滴水不漏」,但買賣股票獲利等資本利得卻完全不用課稅;政府對民眾扣除額多一萬、少一萬元斤斤計較,卻又對高科技與金融產業大開減稅、免稅大門,明顯向富人傾斜。

減稅支票 開出逾一六○○億

義務協助泛紫打抗稅官司的寰瀛律師事務所賴忠強律師指出,我國租稅負擔有七、八成來自受薪階級,「很多該免的稅沒免(如生活基本免稅額),不該免的又免(如證券交易所得)」,「抗稅行動可以視為推動整體稅制公平的起點」。

但泛紫去年解散,少了民間的監督壓力,加上大選逼近,五月底成軍的「選舉內閣」伺無忌憚,大放減稅利多。初步估算,近三個月,政府開出的減稅支票已達一六○○億以上,遠遠超過促產租稅優惠落日及取銷非現金捐贈給國庫約一二○○億的進帳,讓已吃緊的國庫更加捉襟見肘。

失去監督、公民沈睡,政客自利;政府的債,有增無減。而這筆沈重的負擔,全民遲早要還的。

 


核四輕率停建 四千億瞬間蒸發


本報訊


那天,陳總統與當時國民黨主席連戰會面後,當時的行政院長張俊雄就宣布核四停建。外界說,這是打了連戰一巴掌,錯了!這巴掌,是打在全民臉上,這一掌,價值連城;造成的損失,至少二三九三億元,多則可能高達四千億元,也就是說,全台每戶家庭因這項錯誤決策,被政府A走了至少三萬元。





政黨輪替、民進黨上台後,祭出「神主牌」,以四個月簡單的幕僚作業、草率評估後,宣布停建核四。

但台灣真的能承受停建核四,其他核電廠提早除役的衝擊嗎?答案是否定的。停建核四政策宣布一一○天後,執政者還是得向現實環境低頭,重建核四。只是短短百餘天的政策轉向,已讓國庫嚴重失血。

「核四停建決策草率的程度,猶如要求身為人母的台電,將初生的嬰兒(核四)丟到馬桶裡糟蹋後,才臨時改變主意,要求為奄奄一息的嬰兒急救。」台電勞工董事姚江臨說。







七年前下令核四停工的行政院長張俊雄如今又回鍋,核四廠正加緊趕工要在98年完工。
官方統計,因核四的停復建爆發的合約糾紛,匯率變化、原物料上漲、新增利息等損失,約近五百億元。但實際數據卻遠遠超出這個統計達數倍以上。

根據立法院預算中心估算,核四延後商轉,台電改以火力電廠替代發電,每年多支出的燃料成本為三七五億元,若以目前台電提報核四第一部機要到民國九十八年才能併聯發電,累計增加的燃料成本將高達一八七五億元;加計工程延宕須追加的廠商補償金等,總計政府須多支出二三四五億元。之後又發生第二大包商開立跳票事件,台電至少再增支出四八億元。亦即核四停復建間,台電多支出費用約二三九三億元。

不過,台電內部人士評估,核四停建虛擲的費用至少在四千億元上下。姚江臨指出,核電發電原料成本為每度電○.一元,天然氣則高達二.七元。核四興建完工後,每年燃料費用只要十八億;但工程延期五年多,轉以大潭電廠提前商轉補足供電缺口,以致燃料多支出費用約二四二二億元,若加計其它損失與物價調整…等費用,保守估計將逾四千億元。

核四最大包商新亞建設內部人員指出,國際間興建一座核電廠平均耗時六年,但是核四蓋超過十一年;對新亞而言,光是人力支出每延一個月,增加的費用就多達二千多萬元,這還不包括近幾年原物料大漲。

清大工程與系統科學系系主任李敏指出,核四延宕,不僅讓投資經費不斷追加,影響整體發電成本,且須要花費更多人力、物力,維持已採購設備的安全性、運作效能,增加的護維經費與折舊問題,是讓核四興建成本大幅增加的原因之一。姚江臨說,台電的損失就是國家的損失,所有虛擲、浪費的成本,都是由全民埋單。

而對一個對國家長程發展影響如此重大、造成損失如此鉅大的錯誤決策,卻沒有任何人需為此負責。當年決策者行政院長張俊雄,風光回鍋再任院長,當時的經濟部長林信義,步步高升,官拜至副院長之後才回歸民間。

這就是台灣式的「責任政治」吧!

 



政客樂此不疲 「蚊子館」蓋不完


本報訊


選舉機場、蚊子館,這個故事還未結束,而且仍在繼續發生中。因年年有選舉,大大小小的「蚊子館」不停地產生,政客樂此不疲。

去年十月間,趕著在年底北高市長選舉前,經濟部及經建會緊急通過「高雄世界貿易中心暨國際會議中心」可行性評估,及「高雄軟體科技園區加速發展計畫」兩項大計畫,前者要花政府三十億元,後者則使政府短少租金八千萬元。

目前國內已有世貿展覽館及正在興建的南港展覽館,而外貿協會董事長許志仁一直爭取在桃園新設國際級五千個攤位以上的大型展覽館,但究竟國內有無如此大的展覽需求,經濟部及行政院內部多有討論,並無定案。但突然間,卻冒出了「高雄世界貿易中心暨國際會議中心」,落腳在高雄。

面對媒體追問,國貿局執行秘書鍾興國表示,這個案子由民間開發不具可行性,整體財務計畫淨現值均為負數,且投資報酬率在一.五%以下,只能由政府興建,他也坦承,高雄市世貿中心及會議中心「剛開始可能會成為蚊子館,」他接著又補充說,但政府會找有能力的廠商舉辦大型展覽,並提供多功能用途,增加使用效益,例如結合演唱會、表演等,以保持彈性。鍾國興指出,到民國一一一年,使用率就會達四○%。

一項投資三十億元,十多年後使用率才會到達四○%,擺明就是「蚊子館」,但經濟部得做,經建會得快速通過,文官都清楚,也很無奈,一切都是為選舉。

今年,政府撒紅包的情況更嚴重。行政院在九月初一口氣通過,在民國一百年前,投入三○二億元,要在中南部興建歌劇院、文化中心等設施,包括:台中大都會歌劇院、國家數位圖書館、台灣工藝文化園區、故宮南院分院、台灣歷史博物館、衛武營藝術文化中心、高雄流行音樂中心、以及中部及南部表演藝術發展計畫。

政府美其名是要將文化建設向中南部延伸,甚至延伸至離島、東部等地設美術館及文化創意園區。在這些大型文化建設中,最大的一項是高雄的衛武營藝術文化中心,高達八十三億元,預估一○一年可以完成。

《阿房宮賦》結語說:「秦人不暇自哀,而後人哀之;後人哀之而不鑑之,亦使後人復哀後人也。」大概,就是這麼一回事吧!

選舉機場養蚊子 世界奇觀



本報訊


台灣是選舉國家,為了選舉,造就了許多為選票而出生的「選舉機場」。廿五縣市有十八座機場,密度世界第一,台灣「經濟成就」,讓人咋舌。屏東縣境內,相距數十公里,就有兩座機場,最是受關愛。







許多公共建設常基於政治因素考量,落成後使用率偏低,國家資源被糟蹋濫用。圖為花了大筆公帑趕在選舉前落成的恆春機場,經常空無一人。
交通決策官員不諱言說,「很多機場的核定,都是在選舉前,機場營運也是配合選舉。」例如,屏東機場正是在九一年立委選舉前一年底核定,花了十五億元蓋航站;而花了五億元整建的恆春機場與花蓮機場新航站、台中清泉崗機場,則都趕在九三年總統選舉前營運;真是趕得早不如趕得巧。

政院壓著同意 經建會難擋

「這兩個機場,當時的經建會都擋了許久,因為高鐵一通車,屏東機場完全沒有機會,而恆春機場則有落山風,且航道在核三廠上方,這些當時都有紀錄。」這位官員透露,「後來都是被行政院壓著同意。」

官員無奈地說,「蓋這些機場都沒有投資效益評估,對於愛搞建設的交通部,幾億元都算小錢,只要有選票,大家都想當好人。」

說起選舉機場,中部清泉崗更是典範。在二○○○年總統大選時,各組人馬都把興建中部國際機場列為重要支票,陳水扁總統選贏了,也為繼續爭取二○○四年大位,下指令務必要趕在二○○四年總統大選前完成,交通部、經建會只得想盡辦法配合完成。

蓋航廈剪綵 政黨輪替可拆







台中機場啟用後營運狀況一直不好,機場內尖峰時間一過,大廳椅子馬上空了一大排。
「當時情況下,決定用急的方法完成,先把水湳機場遷到清泉崗,」為說服軍方配合,在一次非正式協調會上,據一位與會人士說,當時軍方態度很強硬,眼看著總統支票就要跳票了,負責協調交通官員於是把話攤開來對軍方代表說,「反正先蓋個簡單的航廈,讓總統來剪個綵,如果政黨輪替,大不了,再把航廈給拆了,土地就還給軍方!」雖然,後來清泉崗國內航廈用地徵用的是漢翔的地,並未用軍方的地,但是,文官的這番協調過程卻凸顯清泉崗機場的「選舉意義」之荒謬。

終於,總統能順利為清泉崗機場剪綵,之後國內航班日漸萎縮,清泉崗機場成為外界茶餘飯後笑柄。

但諷刺的是,訕笑歸訕笑,清泉崗機場的「選舉效益」依然存在的。二○○五年九月間,陸委會主委吳釗燮在「中部國際機場包機直航座談會」上當場宣布,台中包機即日起可直飛港澳,民進黨台中縣市長參選人邱太三及林佳龍都出席這場座談會,現場還秀出了一張印有邱、林兩人姓名的超大「台中至香港」登機證,他們的對手當然未獲邀請。這再次證明了清泉崗機場的前景,為的是民進黨台中縣市長選情。

政治掛帥 審查機制虛設

這種為政治與選舉爭取興建的「閒置建設」遍布全省。工程會自九十四年底至今,針對各縣市閒置大小共一五二件公共建設進行列管、並進行活化。工程會工程管理處長顏久榮就指出,被工程會列管的閒置公共工程多為停車場設施、文物館、觀光遊憩、社福設施、體育館等;而造成閒置主因多為地方首長兌現競選承諾,不考慮公共設施的需求性、後續維護管理情形,導致設施完成後使用率偏低或全完閒置情況。





前行政院工程會副主委李建中就表示,過去任何一個重大建設計畫,有來自中央政策要作,也有地方承報上來的。但不論那一個管道來的提案,通常要經過主管部會、加上工程會的技術審查與成本評估,再進入經建會;經建會找財政部與主計處作進一步審查,在跨部會審查會中就會排出優先順序。

李建中說,經過這麼多次審查,一定會確認計劃的優先與重大;但現在問題是時常為特定的政治目的如選舉,或特定長官的交代,以致於評估的過程省略,或是不尊重專業,導致審查機制失效或形同虛設。從選舉機場一事,就可看出完全失去這些功能與機制。

也因為政治掛帥、專業殿後、審查機制淪喪,類似的因選票而產生的「養蚊子」機場不斷增加。根據統計,清泉崗機場的使用率還有四成六,說起來並非殿後,花蓮機場更只有十九%;最誇張者當屬恆春機場五%,屏東機場也不過七%。而今年高鐵通車,預估西部走廊航空運量將減少一半,西部機場使用率將呈溜滑梯直線下降。

隨意擴建 民航基金瀕破產

不斷蓋機場,不斷擴建、整建各地機場,民航作業基金瀕臨破產。審計部的資料顯示,七十七年至九十三年,政府投入四一五億元進行機場航廈的新建、擴建、整建、遷建。但因使用率偏低,機場嚴重虧損,十八座機場中,除桃園、松山及小港三機場有盈餘外,其餘全部虧損。根據立委賴士葆統計,九○至九十五年虧損數達九十一億元,若再加計九十六年預算數,國內機場營運虧損達一○六億元。

而趕在二○○四總統大選前完成的恆春機場,打著「離墾丁更近」的包裝,卻依然逃不了減班、載客率萎縮的命運,十五億元蓋了一大間蚊子機場就矗立在那兒,服務的人員比旅客還多,當地民代還建議乾脆改建為地方商場或展覽館,如此浪費公帑,還真是人民心中的痛!

 

 

 



台中很寂寞 靠國際線撐盤


本報訊






台中機場啟用三年,國內線紛紛「落日」,反倒意外地由國際線包機撐住基本盤。台中航空站主任張克農、華信航空台中營業站主任鄭春雪就表示,國內線遷到清泉崗後,從來沒有被看好過,有的僅是國外線,如果看好國內線絕對是騙人的。

張克農說,國內機場萎縮是整個大環境使然,以台中機場來說,有一高、二高,有高鐵,除了離島航線外,有多少旅客會搭乘?可是台中機場有他的特點,他是中部地區民眾出國的最佳選擇。

華信航空台中營業站主任鄭春雪表示,由水湳遷清泉崗,就航空公司立場,本來就不看好國內線,所以立榮航空在遷到清泉崗後二個月,就中斷中─北航線,華信也在今年五月停航北中航線。還好目前有國際線的支撐,讓航空公司可以打平,未來則是期待兩岸直航。

 

 

 



花蓮太淒涼 員工比旅客多


本報訊






許多時候,工作人員比旅客多,這就是花蓮機場目前淒涼的景況!當年評估九十九年時旅客達二七九萬人次;今日,則只有七十萬人次。淒涼,是必然的結果。

遠東航空公司花蓮站督導黃昭彰無奈地表示,一天裡有許多時間是櫃檯內的工作人員比旅客還多,過去班班客滿盛況不再,如今能達到五成的載客率就算不錯了。

華信航空花蓮營業主任吳永華表示,過去花蓮航線以日本觀光客為大宗,面對中國大陸的開放,許多日本遊客轉往大陸旅遊,到花蓮的日本遊客數相對減少。

花蓮機場實在不符經濟效益。但航空業者在困境下,基於服務花東民眾的理念,仍繼續忍痛苦撐,票價也不敢輕易喊漲。

 

 

 



政策補貼電價 一年A掉千億


本報訊


錯誤的政策,比貪汙更可怕!近年來因國際能源價格持續走高,政府硬壓制油、電、水價格不漲,虧損由公司吸收,其實就是拿納稅人的錢去補貼使用者。政客表面上是為升斗小民,其實是為自己的選票,就這樣,單是補貼電價,就從我們口袋偷走了一三六一億元。





「媚俗!」中研院經研所研究員梁啟源痛批政府補貼能源價格,「違反公平正義原則。」這種錯誤補貼政策,到底從國庫A走多少錢?梁啟源分析,正常情況,台電一年盈餘三百億元,中油約二百億元,如果不反映價格,硬是讓台電、中油虧損,一來一往,國庫一年就少收一千億元收入,政府財政赤字將快速惡化。

若進一步分析國營事業近幾年決算數,二○○二年台電賺二四九億元,二○○三年更盈餘三一八億元;但是自二○○四年起,台電的盈餘大幅滑落至七十一億元,二○○五年盈餘更跌至二十二億元。最可怕的是,二○○七年估計一口氣要虧損四二五億元,換言之,台電賠錢發電,成本早就高過售價。

假若,每年約二五○億元是台電合理盈餘,以此推算,自二○○四年起至今年底,因無法反映電價,國庫在電價至少補貼了一三六一億元。

台電工會研發處長謝創智就直言,政府刻意壓抑電價的作法,根本是「慷全民之慨」,因為台電的龐大虧損絕非政府財政可以負擔,最後仍須全民埋單;但其中得利者,反倒是那些有錢的用電大戶。而此作法不只導致公司出現巨額虧損,更因債信遭信評公司調降,令年年須向外舉債八、九百億元的台電,面臨舉債成本大增的困境。

台綜院副院長吳再益指出,台電今年預計要虧四二五億元,明年也約四百億元,「台電今年不好過,明年更難過」,按這個趨勢下去,台電本來是績優的國營公司,很快就會陷入財務惡化、投資不足的惡性循環。經濟部文官圈內有個笑話:台電一年虧的,是全部國營事業全部十幾年賺的。

國營事業法定的報酬率是三%,台電曾向行政院表達,台電連三%報酬率都放棄,只要維持打平,不要有赤字,即報酬率○%就好,但在此情況下,電價也得調漲十七%。

問題是,從台灣開國以來,電價從沒有調漲超過一○%紀錄,自然被行政院打回票,但「今年不調,總有一天要反應,長此以往,劫貧濟富。」吳再益如此下結論。

而選舉到來,國庫流血補貼電價勢必持續,未來不論誰執政,都可能只是拿下一個被掏空的台灣!

 

 

 

 

 

 



政府倒貼油價 形同劫貧濟富


本報訊


什麼是用油補貼?中油董事長潘文炎說,「用油少的補貼用油多的,不開車的補貼開車的,貧者補貼富者,虧損由全民埋單。」它是標準的劫貧濟富。





九三年中油賺了一六○億元,九四年稅前盈餘滑落至八十三億元,而去年更大虧一八八億元。經濟部官員解釋,去年謝長廷擔任行政院長時強勢介入油價,因而造成中油大虧一八八億元,但之前,政府也是刻意壓低油價,「只是介入方式不像謝長廷那麼大張旗鼓。」

潘文炎直言,中油資本額不過一三○一億元,若取消浮動油價制,硬要中油苦撐,中油一年就得虧六百億元,「不到三年,中油就倒店!」

以九四年中油盈餘八十三億元是中油應獲致盈餘水準,如計算去年虧損的一八八億元,光是去年政府倒貼在油價上,就至少有二七一億元。

因為國營事業補貼,老百姓好像享受了比鄰國更低的能源價格,但實際上有很多後遺症。因為能源價格高漲將是全球性危機,中研院經研所員梁啟源以印尼為例說,印尼是產油國,印尼政府幾次壓低油價,但最後撐不住漲價,每次都引起暴動,「台灣不是產油國,憑什麼可以不漲價!台灣國庫可以撐多久?」經濟部以浮動油價化解中油持續虧損的惡運,但,那二百多億元已從國庫消失了!

 

 

 

 

 

 

 

 

 

 



舉債近五百億 苦撐低廉水價


本報訊


在政府「德政」下,台灣一噸自來水比一瓶礦泉水便宜!但,這卻是犧牲應有的盈餘、靠舉債近五百億元撐出的「德政」。

為提高供水普及率,自來水公司每年均需投入鉅資辦理各項自來水工程建設,由於水價長期接近成本,致無法累積自有資金投資建設,致水公司長年以舉債度日,至九十五年底借款餘額為四七四.七一億元。

台灣的水,有多便宜?經建會主委何美玥曾形容,一般家庭中的浴缸裝滿水是○.二三公噸,裝滿四個缸是一公噸,才賣一○.七元。「這比超商賣一瓶礦泉水都不如。」國內水價長期偏低,台灣省平均一噸為一○.七元,台北市更便宜,一噸只有七元,國營會官員表示,因水價長年未調,成本早就超過售價。

水利署官員表示,水價十餘年未獲准調整,近五年(九一至九五年)給水投資報酬率平均為負○.一四八%,近十年(八十六年至九十五年)平均為負○.一七一%,與經濟部訂定給水投資報酬率最低下限五%相差甚遠。加上這些年購水(原水、清水)成本逐年升高,且為提升水質、汰換老舊管線,投資金額龐大。水價若長期未能合理反映成本,未來借款將急遽增加,對公司財務結構十分不利。

錯誤能源及水資源補貼政策,賠上國營事業的營運,國庫變窮,國家變破落,還留給未來一堆爛攤子,但誰得利了呢?顯然地,富人及政客得利了!

 

 



紓困救金融 全民貢獻上兆


本報訊


在銀行不能倒的神話下,這十年來,因著政府監理無能,加上金融業與企業怠惰經營不善及掏空資產下,猶如老鼠般悄悄搬走奶酪。

從早期的紓困、降稅打呆、到金融重建基金(RTC)都為了挽救金融業與大型企業,他們偷竊國家資產,由全民埋單,填補金融業與企業黑洞窟窿估計超過兆元。

呆帳大戶 都曾受政府紓困

不過,惡夢尚未結束,只是開始而已,政大銀行系教授殷乃平說,目前國內金融根本問題,並未徹底解決,家族性金融財團隱藏性壞帳引線尚未浮上檯面,一旦金融財團有問題,新問題金融機構就會爆發,那才是「無底洞」。





依據各銀行今年公布的億元呆帳大戶名單,總計有一千四百多戶,在銀行欠下三千七百億元的呆帳,這些都是曾接受政府紓困的企業。其中,長億、安鋒與東帝士累積欠款金額都逾百億元,若加計人頭帳戶,真正倒帳金額,應該遠超過這些數字。

如果看整體數字,財金官員指出,近九年來,公民營銀行以自身盈餘轉銷呆帳一兆六千餘億元中,估計公營銀行至少占五成以上,若以五成計,公營銀行自身盈餘轉銷呆帳逾八千億元。

為了打銷這筆數額龐大的呆帳,全民付出極為慘痛的代價。近十年來,政府降低金融營業稅,銀行也用本身盈餘積極打銷呆帳,不當紓困留下龐大的呆帳包袱,原來該轉進國庫的行庫盈餘,就這樣拿去「填海」了,最後都由全民埋單。

財經立委劉憶如直言,「紓困政策積弊已久,政黨輪替後該處理的,也沒得到早處理的機會,反而一路包庇」。她進一步分析,一般民眾會對紓困政策如此心有不甘,「關鍵在於出事的企業大戶大多沒賠到錢,原本應站在賠付防線最末端的納稅人,卻常被推到第一線」。

經營不善 誰說銀行不能倒

紓困是想救那些扯爛污的企業,但已成為「艱困行業」的金融業更是不得不救。為解決銀行呆帳問題,八十八年金融業營業稅由五%降為二%,作為各銀行打消呆帳,這部分造成的稅收損失,估計至今損失的稅收至少在二千多億元。此外,為承接淨值為負數的金融機構,也以二千五百億元成立金融重建基金,硬是吃下爛銀行的債務。最近六年來,被金融重建基金接管銀行,包括四十九家基層金融、七家銀行,未來還有列管的幾家銀行及八十餘家農漁會信用部等有待處理,預估國庫將填補窟窿約四千億元。

當金融業發生危機時,世界各國政府都會介入處理;相較於鄰國,台灣投入的經費似乎仍少。不過,這筆錢就是如此「紮紮實實」的永遠由國庫消失!何以致之?負責監理的政府沒有責任嗎?主管公營行庫的經營階層甭負責嗎?為何不能讓經營不善的銀行倒閉?

金融監理 不上軌道傷全民

中經院台灣經濟研究所研究員孫克難就說,「讓該倒的銀行,就讓它倒吧!」他強調,事前監理制度要做好,只有這樣事後處理就會比較容易。「金融監理要加強了!」不少金融系學者與專家指出。金融監理一日不上軌道,周期性的金融風暴仍會不斷發生,小老百姓只有繼續埋單!民調顯示政府沾沾自喜的金改,有四五%的民眾認為是掏空國家資產,只有二成民眾認為提升金融競爭力,這種結果,不意外吧!

 

 



他們逍遙法外 人民代罪羔羊


本報訊






紓困也罷、金融重建也罷,最令人氣結的是,政府將不肖金融業與企業負責人與經理人移送法辦數百人,但迄今三審定讞判刑坐牢者,屈指可數,大部份仍逍遙海外。

除了前東企董事長游淮銀正在台東監獄服刑外,前中興銀行董事長王玉雲,雖在二審遭判刑,三審尚未定讞,外傳王玉雲已遠走大陸;前中華銀行董事長王又曾潛逃美國,台中商銀案的曾正仁、國產車集團張朝翔、安鋒集團朱安雄、東帝士陳由豪…,一連串涉及金融與企業掏空案的「企業家」、「銀行家」仍逍遙法外。

「行政部門與司法單位,步調不一致,讓那些金融犯罪大戶迄今尚未定案坐牢,甚至掏空資金後,還能眼睜睜偷跑到國外,令人洩氣,」金檢高層不滿地說。

力霸案今年初引爆後,粗估力霸債留本國及外國銀行、票券公司等,本金共計五五二億元,各家行庫只能摸摸鼻子自認倒霉。東帝士留下六百多億的爛債,前進大陸重建石化集團,由台灣落跑的陳由豪,搖身一變成對岸的「繳稅大戶」,更是無比的諷刺。

銀行公會在政策指示下,已建立「滯留海外不歸呆帳戶共同追討債權機制」,要進行海外追討債權;惟跨海追債成本高,難度大,銀行追討海外呆帳大戶的行動,始終雷聲大雨點小,全民成了名符其實的冤大頭。

 

 

 

 

 

 

 

 

 

 

 

 

 

 

 

 

 

 

 

 

 



爛企業有樣學樣 撈走千億


本報訊


日前行政院與工商大老早餐會上,副院長邱義仁表示,內線交易舊案暫時不辦,只辦新案;而今年六月法務部報告才指出,近五年來企業掏空、內線交易涉及的不法利益近千億元。二者對照,形成莫大的諷刺。





政府偷、偷、偷,民間上行下效,企業掏空案此起彼落。

一位金監單位的官員就說,立委、總統大選將至,上級向企業拉攏的動作可想而知,只不過,這對基層科員、受害的小股東們,又是一次打擊,讓人不禁想問:「政府在哪裡?」

法務部在今年六月提出「查緝經濟犯罪之策進行為」,報告中指出,近五年來檢察官起訴的掏空和內線交易案件,其涉及的不法利益高達九四七億元。

投資人保護中心總經理詹彩虹認為,問題不只在國內,台灣和多數國家並沒有簽訂監理合作備忘錄,在司法無法互相協助辦案下,求償難度增加。而政府二十年來政策偏向獎勵公司上市、上櫃,但問題出在人性,當公司經營者的誠信、道德有問題時,弊端就會產生。

但是除了跨國監理、司法合作的問題,國內政治力凌駕公權力、司法效能不彰恐怕才是最大問題所在。

日前,行政院副閣揆直接釋出「舊案暫不辦、新案要有切確證據」的金融犯罪偵辦方向,一位金融業高層就形容,先拿棍棒、再拿蘿蔔,與其說是不想擾民,不如說是要選票要得太急。

這般政治考量、這種監理方式,要企業不掏空,難!

 

 

 

 

 

 

 

 

 

 

 

 

 

 

 

 

 

 

 



【採訪後記】竟然沒人負責 你一定要生氣


本報訊


如果,沒有這樣一件一件的計算,很難想像,原來,這麼多年下來,我們竟失去如此多。

曾經,我們都麻木了。政府的浪費、政客的貪汙,似乎早已是大家「生活的一部分」;看到,沒有驚奇、甚至懶得生氣了。古人不是說「千里為官只為錢」嗎?但,當你靜下心、試圖去計算整理出一個數字時,你生氣了─你必須生氣,你一定要生氣!

計算這個數字,有相當的難度,更容易引起爭議。如核四,官方只肯承認數百億元的直接損失,但,事實上用成本效益計算,不論是二千多億或是四千億元的數字,損失的確遠高於此。再如紓困導致的公營行庫損失,該怎麼定位、如何計算,也難有共識。部分數字,可能有漏失或重覆者,更難以爬梳釐清。

不過,在有限的資料與數字下,以保守的方式,計算出的數字,仍是驚人的數字。那是一個讓全民可以七到十年不繳稅的數字!至於爭議不斷的上兆元產業租稅優惠的損失、政府每年消費性預算的浪費(每年的消化預算戲碼不是年年上演嗎?)、各地浪費虛擲的公共建設,只能說是罄竹難書,無法估計。

在浪費如此鉅大時,你卻發現,短短十年,當你還未感受到受惠時,你與你的家人─從老人到嬰兒,為政府背負的債務,從五萬多暴增到近十七萬。你還要忍受這些政客多久?

如果,民調顯示有五六%的國人認為政府「濫用納稅人血汗錢」時,你,還要忍讓到什麼時候?

而再回首時,你又發現,這一切一切的浪費、虛擲,竟從來沒有任何人為此負責!他們竟然都還在檯面上,耀武揚威的告訴我們:要怎樣愛台灣、怎樣才是愛台灣!天啊,你竟然還能忍受他們!

所以,你一定要生氣,不要再繼續當經濟學上的「理性無知者」、不要再被政客的小恩小惠欺騙;發出怒吼,透過各種方式、管道,還有選票,告訴他們你的不滿與憤怒!

 

 

 



過半民眾 認台灣已被掏空


策畫執筆:呂紹煒、陳鳳英、唐玉麟、王莫昀、劉宗志、林弓義、簡東源、洪祥和、吳南山


台灣已是被掏空的國家?依據本報最新民調顯示,五六%國人認為政府濫用納稅人血汗錢,五三%民眾擔心財政破產,政府動輒賣國有地、公股或舉債填補錢坑,五七%民眾不以為然。四六%的人覺得金融改革是圖利財團的做法。至於提高基本工資、老農津貼加碼等措施,國人也多認為是選舉考量。





政府財政困難,負債高達天文數字,國人既忿忿不平,更憂心忡忡。依據本報於八月十日完成針對台灣地區一千餘位成人的電話訪問發現,多數國人認為政府未善用納稅人血汗錢,反因選舉考量或圖利財團而濫開福利支票,賤賣國有財產,使得國家財政日益艱困。

調查發現,五六%的受訪者認為民進黨政府雖然標榜清廉執政,但是掌權之後,不但貪腐弊端層出不窮,更因種種錯誤政策而讓國庫大量失血。只有九%的民眾,認為政府善用了國人繳納的稅金。

甚至和民眾切身相關的地方建設,像是設立博物館、文化中心和整修道路等,民眾也並非全然領情。調查發現,四六%的民眾認為這些建設符合地方民眾利益。不過也有三一%的人,表示許多地方建設根本沒有必要,突然浪費國家資源。

政府財務狀況惡化,使得許多民眾都擔心債留子孫。調查發現,五三%的受訪者憂慮國家財政破產,讓下一代過苦日子。三四%的民眾表示不會擔心此問題。

政府為彌補赤字,大舉出售國有土地與公股,甚至舉債,民眾多反對此做法。調查發現,五七%的受訪者不贊同政府此舉,認為這根本是在「吃老本」。二○%的民眾表示可以接受。

扁政府執政之後,強力推動金融改革,但國人多認為這是圖利財團與掏空國庫的做法。調查發現,知道金改的民眾當中,四六%表示金改黑幕重重,官員財團勾結,弊端層出不窮,根本就在賤賣國產、圖利財團。二○%的民眾覺得金改有利於提升國家競爭力。

雖然政府財政困難,卻陸續提高基本工資與加碼老人年金,調查顯示,六六%的受訪者認為這完全是選舉考量。二二%的民眾表示這這些政策符合民眾利益,和選舉無關。

統計分析發現,民進黨支持者多力挺扁政府,認為沒有浪費納稅人血汗錢,同時支持金改與出售國有財產等措施。綠營民眾並且多認為提高基本工資與老農津貼和選舉無關。泛藍支持者和中立民眾則多抱持相反看法。

本次調查於八月九日至十日夜間進行,以台灣地區住宅電話簿為抽樣清冊,並以電話號碼的尾二數進行隨機抽樣。共成功訪一千零八位成人。訪問結果並依照台灣地區之性別、年齡與地區分布進行加權。在九五%信心水準下,抽樣誤差為正負三.一%。

 

 

 



荒唐的浪費比貪汙還可怕


中時社論


美國首任總統華盛頓說過這樣一句話:「政府代表的不是理性、也不是雄辯,他憑藉的是力量;他是危險的僕人,甚至會成為可怕的主人。」本報昨日所刊登「被偷竊的國家」的專題,所呈現的正是這個可怕的主人。

透過一個初步估計的數字,我們發現不分藍綠的政府,在過去十幾年,藉著一連串號稱造福國人、提振經濟的政策、公共建設……,加上官員的失職與無能,悄悄地從國庫中搬走了上兆元。那是全民七年或甚至十年所繳交的個人綜合所得稅的金額。這就是一個表面受立法院監督、實質卻是行政與立法交相賊所帶來的災難結果。

從調查中發現,政府官員可以為了遂其個人與政黨的政治目的、特別是為贏得選舉,不惜讓許多公共政策、經建計畫,淪為「政治掛帥,專業殿後」的慘境。而更令人訝異的是:多年來這麼多失德、失利、錯誤的政策,竟然從未有人負過任何責任!

這些案例中,最無謂又難以估算損失者,當推核四停建再復建案。在這一來一往中,政府明確為核四計畫再增加的支出,在數百億元之譜。但以經濟學上的成本效益估計,因為核四未能如期營運,導致必須以其它高成本的燃料(如天然氣等)發電以填補缺口的成本,總計增加二千多到四千億元。如果再計核四停建導致的整體經濟損失,包括經濟衰退、投資出走、金融市場波動,其損失恐怕要以數兆元計。

至於金融風暴之後,為了挽救出事的諸多大型企業,及提升金融業體質所進行的包括如紓困、金融重建、金融改革等,則更讓全民賠進上兆元。金管會主委胡勝正把此歸因於國民黨時代開放過多新銀行所致。這種說法並非全然正確。新銀行的加入競爭,固然產生體質耗弱的銀行,最後迫使金融重建基金要承接這個爛攤子,這部分消耗了國庫二千五百億至四千億元;但深入分析,更多的爛帳是來自根基穩固、歷史悠久的公營行庫。估計這九年來,泛公股銀行從紓困救企業、到耗費在打呆帳的金額,在八千億元之譜。如果沒有這筆爛帳,按理這些盈餘應該回歸國庫,現在則是為打銷呆帳一去不回。

何以致之?簡單講,就是國民黨時代建立的裙帶資本主義,以經濟利益換取財團與地方勢力支持的政經運作方式,加上公營行庫人謀不臧,如省屬三商銀時代的「金融三劍客」的政商運作,及金融監理的無能與政治化,終而讓泛公股銀行成為全民的「銷金窟」。細數當年紓困、扯爛帳的財團,多與國民黨關係密切、或屬地方政經勢力,即可一窺其間奧妙。

而更令人遺憾的是:當國民黨因為黑金形象而失去政權,新執政的民進黨卻絲毫未記取教訓。紓困政策繼續執行;以利益攏絡財團,無日不為,從二次金改的爭議、到那些紓困財團的進出總統府,都顯示政權與金權之間的密切互動,金融監理則鬆散如昔。君不見涉及掏空五百億元以上的力霸案審理中,法官對金融監理怠忽職守的訝異與斥責?完全推給「國民黨時代」,有說服力嗎?

至於為了選票與政治考量、及專業評估錯誤所推動的建設計畫,所虛耗的國庫經費,更是難以估計羅列。但由政府的工程會都列管一五二件建設計畫,要進行「活化」即可知,那些錯誤投資、浪費納稅人血汗錢的計畫有多少。這些計畫,也是由國民黨時代到民進黨時間都有,前後朝相互輝映。

「被偷竊的國家」專題所調查的年代,超過十年,涵蓋藍綠執政時期。其中暴露了政府在預算使用、資源分配上的不當與問題;盼望未來獲得執政機會的政治人物,都能以此為鏡,莫再把人民的稅金不當的浪費。我們更期望能喚起民眾與社會團體,對這種偷竊國家行為要有所警覺,進而能給予更嚴厲的監督。

華盛頓還說:「沒有人比我更倡導適當的限制,還有健全的檢查監督政府的所有部門……」這點,正是我們現在最需要的,否則,我們的國家還是要繼續被偷竊,直到永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獨孤求敗 的頭像
獨孤求敗

選擇權搖錢樹 專業投資 | 選擇權教學

獨孤求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