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長壽計畫引進專業師資,提升原住民創作者的視野與格局,讓天賦發光,讓外界看到。(商業周刊資料照片)
亞都麗緻飯店總裁嚴長壽將於二○一○年退休,逐漸淡出亞都麗緻經營事務,由該飯店幕後老闆周志榮之子周永裕(現任蘇州亞緻精品酒店董事長)接棒。不過,嚴長壽是「退而不休」,打算在台灣東部,以公益事業,開啟他的第二人生。


近日,他與三十年老友、奇哥董事長陶傳正,以及周永裕、普訊創投董事長柯文昌等四人,成立「公益平台基金會」,並邀集台灣松下董事長洪敏弘、香港大學新聞及傳媒研究中心專任教授龍應台、實踐大學資深顧問林澄枝、嘉利實業董事長辜懷如(前海基會董事長辜振甫么女)等多人擔任基金會董事。
該基金會初期,將在台東重建一所廢棄小學,成為社區化的「希望學堂」,引進外部師資,為當地居民上課,包括電腦、英文、音樂、手工藝、民宿經營等。若一校運作順利,再逐步擴大,活化東部數十所廢棄學校資源。
十二月十九至二十一日,嚴長壽率領該基金會一行十餘人,赴東部解說他的退休計畫。以下是陶傳正(陶爸)以好友身分記述此行:
嚴長壽要退休了!


嚴長壽?跟他不太熟。因為難得兩、三個月才碰到一次,偶爾通一次電話,每次都是只聽他講要幹什麼了,或又到哪兒去演講了。我是個俗人,問他演講一次拿多少錢?他老說那怎麼好意思拿錢。我說,那演講要幹什麼?他說:「 可能我老了要當傳道人,現在先開始練習。」
他說,我想退休了
想退休下來,然後到台東去做點事
上個月跟他通電話,他說「我想退休了!」我說這下子可好,你可以跟我出國去旅行了!他說 「大概還不行,」他想從目前的工作退休下來,然後到台東去做點事。我說 「那哪叫退休啊!那叫退而不休。」電話那頭傳來一陣嘆息:「那你就叫我老不休吧! 」
他說:「你這老粗大概聽不懂,乾脆跟我跑一趟花東,你就全明白了!」
就這樣我跟著他來了一趟花東之旅。同行還有我慕名已久的藝文界朋友,不少企業界友人,大家都是要來聽聽他的退休計畫。
我們由花蓮下機後,因為時間緊迫,車子沒停過。隨時有嚴長壽的當地朋友上車來匆匆的跟我們打招呼,又下車了!他們下車以後,嚴長壽才介紹這些人是幹什麼的。其中大半是有理想的年輕人,在當地經營與旅遊有關的事業。


我們於晚間住在太魯閣國家公園中的布洛灣山月邨,一個位於山谷中的世外桃源。站在群山中的大草原上,看著這美麗的一切。我居然慚愧起來!因為我只要有機會旅行,大半都是會想到出國。想想第一次經過太魯閣,居然是我十六歲參加救國團活動,由霧社開始走了五天的路,到了太魯閣,我只顧腳上的水泡,當年榮民拚了老命在峭壁間挖掘出來的路,都沒有好好看一下。這些年巴黎不知道去過幾十次後,而對太魯閣才真正的第一次能看上一眼。是我對不起自己的國家,不是國家對不起我。
晚上,我們大家在房間裡,圍坐成一個小圈圈。聽嚴長壽講他的退休計畫。
他說,想為台灣多做點事想幫助原住民,發揮藝術天賦潛能
他說,一生都為台灣的觀光旅遊業服務,看到台灣這些年因為內鬥,而造成的混亂,使得台灣的經濟發展已看不到大前途。連觀光旅遊業都受到嚴重的影響,實在是很痛心。但自己到了這個年紀,雖然該退休了,但是「心中仍有一個夢,希望在有生之年 ,為台灣再多做一點事。」這次他並沒有越講越激動,反而是在座所有人都跟他有同樣的看法、共識。
他說,大家都知道他是個充滿活力的人,雖然身體並不如年輕時那麼好,但是腦子還行。大家也都知道他並不是個有錢的人,「但是要為台灣做點事,並不只需要錢。」
所以他想由二○一○年開始,一年花一半以上的時間到花東,由最被大家忽略的台東開始,辦一所教育中心,幫助原住民同胞將他們的潛能發揮出來。幫助災區災民如何建立信心,學習使用電腦、上網,學習英文。原住民的孩子,大半都不喜歡呆板課程,但對藝術有天賦潛能。與其讓他們自己摸索,為什麼不能有一些學有專長的藝術家來指點他們,跳過摸索階段,讓他們能有所發揮?


還有很多在外鄉流浪的原住民同胞,如果他們的故鄉有生存空間,可以幫助他們回鄉謀生,回鄉貢獻才藝,像民歌之父胡德夫。 
近年開始背包客式旅遊,居住以民宿為主。花東地區近千家民宿,水準良莠不齊。如果能教他們把基本民宿應該怎麼經營、被單該怎麼疊、早餐該怎麼做,將來如果開放大陸客來台自由旅行,就不會措手不及,或一直要等大觀光飯店蓋起來!因為他們與我們同文、同種,尤其年輕人喜歡自由旅行。住民宿較便宜,又可主人互動,對互相了解有很大的好處。
他說,想從小地方開始做…… 把廢校變訓練中心,提供免費學習
說到這裡,忽然天搖地動起來。難道是嚴長壽又激動了起來?原來花蓮發生了芮士規模六.八的地震。我們沒有人往外跑,因為嚴長壽開始講重點了!
他說:「我想從小地方開始,一點一點做。」台灣的偏遠地區,因招生不足,有五十幾所廢棄學校。他想在台東鄉下找一所,略事整理,把它改成一個訓練中心。其中有專門的音樂教室、手工藝教室、電腦教室、語文教室等等,樓上則改成宿舍。
只要是此地的原住民朋友,或是災區小朋友,都可以來這裡免費學習,並供膳宿。經營民宿的朋友,可以免費學習民宿的經營與管理。有藝術天分的原住民,希望他們能回到故鄉發展長才。當然會提供他們表現的舞台,讓他們能有所發揮,不要長期在外流浪。與其到外面找人看你表演,為什麼不叫大家到你的故鄉來看你的表演?


為表示決心,嚴長壽已在台東都蘭租下兩間民宿房間。二○一○年起,把亞都麗緻工作漸漸交出。他開始台北、台東各住一半的時間。
等他講完了,看看表,已近午夜。大家已忘了才經歷了芮士規模六.八的地震,各自回房休息,我想其中一定有很多人會失眠。不是因為怕地震,而是會躺著想:「我也可以做些什麼?」
第二天一早,我們上車看不知多少次讓嚴長壽感動的人事物。在港口部落,我們品嘗了一個沒有舞台的阿美族青年耀忠的美食,以及原住民特有的幽默感。嚴長壽決定邀請耀忠到台北亞都麗緻飯店學習法式及中式料理,然後回到故鄉,利用當地原住民特有食材,發揮他在烹飪上的專長。我們在鳳林山上的月廬餐廳,看到一對年輕夫婦利用舊倉庫改成的品茶餐廳,一邊俯瞰花東縱谷,一邊心想 ,「我怎麼從來不知道在東海岸有這麼典雅的地方?」
他說,現在不做我會後悔……
要在這裡辦藝術夏令營和創意學苑


下午,我們在海邊的一所廢棄了近五年的小學前停了下來,兩層樓的學舍其實還不算糟。嚴長壽說,如果我們能利用廢棄無用的校舍,只要花少少的金錢,就能在當地辦一所希望學堂,「我如果現在不做,將來一定會後悔。」(這句話,好像以前也有人講過。)
大家一間、一間的參觀校舍,一邊聽嚴長壽計畫要如何改造。當我們爬到屋頂上時,嚴長壽還沒講完:「你看這裡風水多好啊!背山面海,這就是我退休以後要住的地方。我要在這裡辦原住民的青年藝術夏令營,還有他們的創意學苑!」他的話還真多啊!
次晨,我們到了八八風災台東受創最嚴重的嘉蘭村。在乾枯的河床上,村長告訴我們,我們正站在水災前村子裡的兩條巷子間,如今只剩下兩棟還未拆除,但是已整個翻了一個面的房屋。這是胡德夫的故鄉。彷彿間,我好像看到一堆政客於災後到此視察,胡德夫的妹妹對著他們哭喊著: 「不要再來作秀啦!回去想想我們也是人啊!」
看到了慈善團體在山坡地上,為他們所建的第一批組合屋已經落成了!大家的心情才輕鬆了一點。我們不是沒有同胞愛,我們需要的是一個可信任的公益平台。


他說,資金、人力這個不難……
目前已有好幾個基金會表示願支持
沿著利嘉林道,我們來到大巴六九的藥用植物園,享用一頓有二十幾種野菜的午餐。連我這個肉食動物都感覺偶爾多吃一點野菜,是多麼的輕鬆與幸福啊!怪不得嚴長壽看起來那麼輕鬆及有機。
鹿野鄉,一個極具農村人文風采的小村落。我們跟著阿度(一個帶著理想到東部發展的年輕人)騎著單車,在田野裡享受台北無法感覺到的自在。看著兩旁鳳梨田及茶樹,小徑兩旁則是高聳的小葉欖樹(第一次聽到的樹名)。
在鄉間野道,阿度居然叫我們下車,躺在地上,享受與土地親近的感覺。他說只有這樣,你才會感覺到什麼叫真正的愛台灣。八八水災後,媒體對災區過度誇張報導,使得大家以為整個東區都是災區。來此觀光旅遊的人,大幅降低,阿度的腳踏車店也跟著遭殃。但由他樂觀的笑容中,可以看到他不怕打擊的毅力。嚴長壽在我旁邊輕聲的說 :「這一切不值得我們退休以後來鼓勵的嗎?」
我問嚴長壽,你退休的計畫好像有點與別人不一樣,需要一些資金及人力?他回答我:「這個不難,開始資金不需要太多。目前已有好幾個基金會表示願意支持。」人力呢?「政府主管部門支持我的想法。藝文界,企業界以及地方上,都有很多朋友願意當志工。你放心!我只是扮演一個公益平台的角色。」


我問他:「我可以做什麼呢?」只見他對我眨了一下眼睛,露出了他慣有的笑容對我說 :「你等我下一個通告吧!」

全站熱搜

獨孤求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