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後的激情還熱,但考驗才剛開始



 


一切都塵埃落定,但怪的是慶祝行情只有一天,周一開高殺低之後到周三已是連三日收黑的行情。周一出現了近半年以來的最大量2705億,但周二到周三已連續出現大幅量縮的情況。此時,忽然發現原本對於選舉極度樂觀的資金,似乎已套在周一的高點。此時,對於台股的後續仍是建構在情緒上,還是必須認真地考慮國際股市的目前背景。既然已經選完,那就回歸到的現實面,油價漲不漲卻還在選舉的氣氛中。其實這中間也隱含著對於油價的期待效果,原本的凍漲當是預期油價過百機會不高或即使過百,但卻不斷地衝擊到112美元一桶的水準。即使有快速回檔,但目前還是維持在百元水準之上。因此,痛苦並未消除,還增加了國營企業的損失。這是台灣自遷台以來以來最喜歡用的政策,政府貼補,但實際上是用納稅者在貼補自己。有時會有效,有時會惡化,端賴在景氣的階段而有差異。但問題是除了油價之外,還有其它的物價波動。而爭端仍是在口水上,關鍵是一般平民的承受度如何,都不在討論的範圍。把尺度拉大一點,當生活都過不好時,股市還能持續有成交量嗎?股市要漲必須建構在持續湧入新資金,一旦出現漏洞流出,新水速度低於流出速度,股市就會慢慢進入枯水期。而單方面地認為台灣會是全球的新焦點,委實過於自大。雖說不要枉自菲薄,但目前的台灣的競爭力在那裏,不是資金也不是創新,而是整合能力。但隨著成本結構的遞增下,必須加快生產力與降低單位成本的努力。只是目前的環境卻在幫倒忙,因為台幣升值,好了資產股市,但壞了出口電子產業,毛利即將被匯率打成負數。但大夥兒卻說等到財報看到再說,因為企業避險應該不會太差才對。


誰負責已不是當前之鑰,而是如何下手才是關鍵。但目前所聞還是凱因斯的政策在主導,但看一看全球的國家大概已沒有幾個凱因斯的信徒。再一次提醒1997年的泰國,如何在外資蹂躪下泰銖暴跌50%。成也蕭何,敗也蕭何。台灣已經有八年是依賴外資在維持台灣的股市,而殺頭的生意有人作,賠錢的生意誰要理。目前台灣的定位在那裏?是生產基地,人才培育中心,還是資本調控中心,或仍是一個代工廠地。但夢想卻是亞太金融中心!當然香港是一面鏡子,新加坡也是一位榜樣,但台灣卻不只是一個彈丸之地。只有服務業,是很難解決經濟成長的問題。所以說考驗才開始而已,勝利之後的果實還未淺嘗已經要面對蜂湧而來的各種災難等著解決。第一個不是物價,而是出口競爭力,但大家都在擔心物價不要一次漲太多會受不了。但未思考到,可能一覺醒來工作已經沒了。因為全球已經逐步進入景氣下調的階段,而台灣可以只靠股市大漲就能夠養活全台嗎?是1997當年泰國也是這麼想的。一旦國際化的程度越深,則財經政策的效果越會打折,因為熱錢會來套利而持續減弱一國的經濟實力。外資與熱錢其最後的目的都是來台灣撈錢,不是來賠錢,更不會來無償付出給台灣的股民。誰不會算,不要以為只有我們會算,外資更是用超級電腦算。


回頭看一看選後到目前股市的表現,怎麼沒有人說行情不該回檔呢?大家都說出在高點,那周一的2705億買家是誰?除了外資大買五百多億外,另外的2200億是誰買的。而周一買完就套牢的感覺如何,又是淪為他人揶揄的對象而已。每一次的神話背後,都是一群新的血淚在交織,因為總買進出現的時刻都是神話出現的時候。

獨孤求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