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金平  

國民黨權力鬥爭

國民黨的文化,關說很稀罕嗎 ? 

 

馬怒批 「民主最恥辱一天」

中國時報【仇佩芬╱台北報導】

特偵組以兩段監聽譯文,指控立法院長王金平涉嫌關說民進黨總召柯建銘司法個案,引發政壇震撼。在王金平未及回國說明之際,馬英九總統昨天緊急舉行記者會,發表「沉痛聲明」,怒批王金平關說為「台灣民主政治發展最恥辱的一天」,他必須挺身而出,捍衛台灣的民主法治。

繼利用中常委投票喊話要求王金平返國說明後,馬英九昨天下午突如其來舉行記者會,在副總統吳敦義、行政院長江宜樺陪同下,發表「台灣民主法治發展的關鍵時刻」聲明。近四分鐘的嚴厲聲明將此事定調為「弊案」,但在痛斥王金平之餘,馬英九並未接受任何提問,逕行離去,對此案是否涉及非法監聽等質疑完全未做回應。

馬英九在聲明中說,自從最高檢檢特偵組揭發立法院長關說非法個案以來,已經進入第三天,經過三天思考,他決定發表這份沉痛的聲明。

他表示,立法院長為了最大在野黨黨鞭的司法案件,關說法務部長及台高檢檢察長,這是侵犯司法獨立最嚴重的一件事,也是台灣民主政治發展、民主法治發展最恥辱的一天,如果我們不能嚴正面對這樣的弊案,台灣將走上無限沉淪的處境。

王解釋:只安慰柯

馬英九表示,在呼籲王金平盡快回國說明之後,人在國外的王金平已致電給他,除說明無法立刻回國的原因,也解釋自己並沒有關說司法個案,「他只是在安慰柯建銘總召,並請法務部長曾勇夫幫忙處理,這個作法談不上關說。」

此時馬英九以略帶哽咽地語氣說,「我們每一個人都可以問自己,如果這不是關說,那什麼才是關說?」如果有權勢的人都可以關說影響司法,那麼一般平民要如何期待司法保障公平正義? 有人說,政治關說的文化存在已久,但政治關說本來就是台灣民眾深惡痛絕的行為,尤其當關說的事情是司法個案時,我們更應該堅守那條紅線。

此時馬英九又改以強硬語氣說,在抗拒政治力量關說司法案件這件事情上,沒有任何灰色地帶,也不容我們猶豫妥協;若此事沒有一個交代,豈不是意味立法院長關說司法個案沒有關係?若立法院長可以關說司法,那麼立法委員、縣市議員乃至行政官員等等,是不是也都可以關說司法個案?

馬:沒和稀泥空間

馬英九再度出現哽咽語氣表示,此刻,自己的心情沉重無比,他充份了解這是台灣民主法治何去何從的關鍵抉擇;此時此刻的台灣已經站在一個價值選擇的關鍵時刻,此事接下來的發展對台灣未來民主發展將會有「巨大而深遠的影響」;我們要讓關說司法成為常態,還是遏止關說司法? 要眼睜睜看著台灣司法淪入「有權判生,無權判死」的情境? 還是要藉由此次事情樹立典範,讓後人知道我們堅持民主法治的價值?

馬英九說,這件事情沒有和稀泥的空間,如果立法院長涉入司法關說、妨害司法公正,將是民主政治非常嚴重的恥辱,足以擊毀國人對司法的信心;在這個關鍵時刻,全體台灣人民必須選擇:要沉默以對、繼續容忍這樣的行為,還是要站出來勇敢地說:我們站在拒絕關說司法文化的一方?馬英九說,「身為總統,我無從迴避,必須挺身而出,也呼籲全國民眾堅定捍衛台灣的民主法治。」

全站熱搜

獨孤求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